凉湪鸫寒

怎么样才能觉得自己不那么无可救药。
ff14患者
我爱我儿子
我爱敏菲利亚
他俩结婚我就幸福
抽风丧,情绪反复
贪婪
然后什么都抓不住了。

光之战士【私设】
个人向,涉及奥尔什方
【只是我昨天过了剧情的瞎几把碎碎念产物
我靠奥尔什方啊老爷啊挚友啊quq妈的妈的妈的quq



——我注定只能成为“别人”的英雄么?

想当时刚到艾欧泽亚,光还是一只傻不拉叽的幼猫崽儿,怀揣着一颗冒险的心精力满满的心东奔西跑。

“那是个时候真好啊……”

坐在隼巢大门口的围墙上,抱着腿光静静想着。

伸出手看着起雪花飘落,现在的心情该怎么说呢,是长大了吧。嘴角挑起一抹自嘲的笑容,“对不起……”

随风消逝的这声道歉,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说的?

是不久前刚逝去的挚友么?
风雪中挚友的最后一句话还回荡在耳边。“你……还是……笑起来……最好看了。英雄……可不能露出这种……表情……”

是怎样的表情,是不是像现在这样难看?这个坐在围墙之上的身影看起来那么寂寞,和英雄似乎没有半点关系。

“长大是这样的么……你们,是怎样变得那么坚强的?”

有什么将要落下又止住,仿佛连眼泪和心都冻结在隼巢的风雪之中。

伸出手去,连穿过的风都像是在告诉自己:你没有抓住……你失去了……再也回不来……

“……”不停息的风是想告诉我什么?似乎是很重要的事情,光抱住了头,有什么东西要冲破浓重的哀伤冲破出来。

“不要……停下来……你要加油走下去……你是……艾欧泽亚的……英雄……你是我的……挚友……”

啊,有什么终于落了下来,跟着压抑在心头的阴影一起留下的眼泪。光在围墙上哭的像个孩子,失去英雄这个名号,我也是你的挚友,那么仅此一回,让我不要在乎狗屁的坚强和矜持,在这无人的风雪中哭上一次吧。

“光。”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,“发生了这些事情,我觉得我们要……想一想之后的事……”

“好的。”回头露出熟悉的笑容让来人放下心来。“我们走吧。”

“我会走下去的。”仿佛是告诉自己,告诉风里的某个人,光握拳暗暗下定决心,跟着来人回头走向通往伊修加德的路。

评论

热度(4)